《異星入境》的未來寓言

「Arrival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你可以說這是一部「用科幻包裝的親情片」,或是「用親情包裝的科幻片」。它沒有一般親情片的濫情與生活瑣事,也沒有一般科幻片的浮誇戰鬥加爆破場面,它是一則充滿東方哲學意味的寓言,像一本被物理學家和語言學家合寫的佛經故事。

它平靜而緩慢,但鏡頭語言與配樂可以撐住這個節奏,稱得上是部十分迷人的電影,剪接敘事的巧思,在後半段成功激起觀眾「原來如此」的疑問與思考。「Arrival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(以下有雷)

不過,女主角在理解「七足語」的過程中,發展出的「未來記憶」,對我是說服力不足的。我認為超越線性時間的能力,並非是簡單用「語言改變思考方式」就能說得通,我認為那是「人類身為動物的一種生命侷限」,就像螞蟻只能活在當下,但人類卻能大致規劃下個週末的度假方式。外星語的學習,或許能增加人類更多對未來的思考與預測,但「能看見未來的記憶」?那就未免太超能力了。

但這個科幻想像,引發了我對兩個層面的思考。

什麼時候,我們會有「預知未來」但卻無從改變的經驗呢?有,那就是第二次閱讀小說、電影,或是如我孩童時重玩日式RPG遊戲的經驗。故事中的角色,每一個未來都是被寫定的,無從改變,對於重看一次,重玩一次的我們來說,那和「充滿未知」的第一次,有什麼不同嗎?有的,由於我們已經知道了未來,所以,我們反而會把焦點放在「現在」,會更專注去觀看角色的神情,閱讀每一句話,思考每一個行動,並且,深刻地體察,每一個話語/行動對未來的關聯。

如同女主角在詢問男主角,「若你已知道未來的人生,你會去改變它嗎?」他的回答是:「我應該會說出更多我的感受,然後全心經驗。」

只是那終究無法套用在真實的人生,因為無法預知此刻自己說的一句話,一個轉身,會對未來產生什麼影響,所以話語和行動,就像流入海裡的河沙,被我們隨意丟棄。

第二個層面,是從最近因工作而得到的閱讀經驗,所引發的延伸想像。即是在親情與人生之外,導演(或說原著)嘗試去碰觸的更大介面:「巴別塔」。

在聖經中,說著共同語言的人類,為了彰顯自身而蓋了座通天的巴別塔,上帝不同意,便讓他們打散到全世界,說起不同的語言。從此「巴別塔」一詞,代表了人類因無法溝通而彼此殘殺。這部片中花去不少篇幅,描繪美中雙方在處理外星人事件上的歧異看法,幾乎要掀起大規模戰爭。幸而在女主角威能爆發,預見未來記憶,才得以成功阻止。

這段描繪,重要性不亞於她與女兒丈夫之間的關係。

聯想到我最近閱讀的(書名很長):《2052:下一個40年的全球生態、經濟與人類生活總預測》,作者利用各項科學化的分析,以及諸多知識份子提出的主觀預測,指出四十年後,全球將會面臨的各種危機。

但他同時悲觀地表示,現在的世界,並不會如他的理想,解決這些危機。理由很簡單:因為人是短視近利的。與其去投資看不見報酬率與GDP成長的永續發展,人類會優先選擇可以立即獲利的經濟模式,持續消耗能源,持續催化氣候變遷,持續擴大國家間的矛盾與衝突,直到災難以具體無法迴避的姿態出現,才可能透過輿論,讓政治人物強行透過政策讓人類發展轉向。但來不來得及呢?作者在悲觀之中,對此仍是抱著一絲樂觀。

如果此刻,如本片描繪的,有一個高等智慧生物來到地球,教給我們「七足語」,讓人類普遍擁有了「預見未來」的能力,那麼,或許我們能在事情尚未變得無法挽回之前,去挽回些什麼。

但是當然的,外星人不會出現;出現了,也無法改變我們的生物侷限。人類仍然不會珍惜每一滴被我們消耗的水,不會珍惜每一口吸進的空氣,我們仍會把資源投在射得更遠的飛彈,追求不會帶來真正幸福的年底GDP數字。

這是我覺得這部片,背後更想去編織的科幻寓言。

廣告

小學之路

搬離那公寓老家已二年餘,我偶而會想起在那房子裡生活的回憶,從幼年時攀著窗台看火車轟隆經過,到少年時躲在房裡拿畫筆臨摹一張張美女照片,我的稚幼青春都在那房子裡渡過。像懷念著一個老朋友般,我淡淡地懷念著它。

不知哪天起,我突然想回老家看看,然後從那裡開始,走一遭十歲的我,每天要走上二回的通往小學的路線。 繼續閱讀

星空

從前一個漫長的集體創作中脫離,本想趕上幾部金馬影展,也想看看最近極受好評的《魔球》,但皆時間無法配合而作罷。到了誠品翻翻書,翻到林書宇導演的《星空》電影幕後書,興趣便被燃了起來,一看時間可以配合,便買票進場。果然,周邊商品還是有它的功效。 繼續閱讀

無限放大的127小時

因為我不想讓每個活生生在那裡的肉身的人,只成為「沒有臉的許多被害者中的一個」而敷衍了事…因為照理說那天早晨,搭地下鐵的每一位乘客,應該都各有臉、有生活、有人生、有家人、有歡喜、有煩惱、有戲劇、有矛盾和左右為難,也有結合這些形式的故事才對……《地下鐵事件》村上春樹

這是村上春樹在日本沙林毒氣事件的採訪報導一書中,所寫的前言。

這讓我想起,誰都聽過的這類報導:「被困在海上的漁民們,他們喝自己的尿、吃自己的大便,整整七天,奇蹟似生存下來,身上只有幾處擦傷…」

無論什麼樣的生存奇蹟,對媒體和大眾來說,所能掌握的,常只是粗略的時長和求生法則,一閃即過,然後讓它和其它的車禍、犯罪、政治鬥爭新聞,一起呼嚕吞下肚去。

什麼意義也沒有。

繼續閱讀

台灣電影的聲音一書中我有所感觸的話語…

其實早在去年金馬獎頒獎典禮之前,就想整理這些話語了。一方面當作讀書心得,一方面當作未來的備忘錄。

這每一位代表影像靈魂核心的導演所傾吐的話語,對於身處相似道路卻在後頭苦苦追尋的我而言,句句都說到心坎裡了。即使有一些作品我並沒有看過。

他們所說的,有的和創作有關,有的和人生有關。所以說,電影是關於人生的創作,人生有多少,電影能帶來的就有多少。 繼續閱讀

回顧十部我觀看過畢生難忘之電影、片段與其導演

可能最近一直在整理東西吧,突然很想在這2010年的尾聲,回顧一下自己看過的電影。它們在我的心中,都深深地留下了某種印記,或類似對電影的審美觀。於是胡亂回溯,將這些電影寫下,並附上浮現腦海的第一片段。

順序無關排名, 或許過陣子,這十部電影會有所變更也說不定。 繼續閱讀